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Raymond Hains, <i>Armorican Express</i>, 2005, painted bronze. <br>Courtesy Max Hetzler.

雷蒙德·海恩斯《运通卡》(Armorican Express ,2005) Courtesy Max Hetzler.

艺术圈里有个玩笑——如果你想在艺博会上卖东西的话,必须得带来最大、最闪亮的作品。它们显眼诱人,自拍爱好者自然会被吸引而来,因此在社交媒体上也就会传播得更快更广。

有着267间画廊参与,数以万计的参观者的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Art Basel in Miami Beach),今年的“大、闪、亮"中隐含的是政治和社会指向。

12月3日晚间的VIP预展,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Campbell)、泰特董事会成员张明(Richard Chang)、超级藏家艾力·布罗德(Eli Broad)、影星/藏家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棒球明星艾利克斯·罗德里格斯(Alex Rodriguez)、甚至席尔维斯特·史泰龙(Sylvester Stallone)都来到了现场。

销售势头强劲,众多经纪人在开幕几小时后多有入账。“我必须随时给自己更新最新消息,了解我们都卖出了什么。"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总监汉娜·思可欧文克(Hanna Schouwink)这样告诉artnet新闻时,距离11点开幕的VIP预览仅只有一小时。纽约经纪人弗雷德里希·佩泽尔(Friedrich Petzel)在开幕几小时后说,气氛显得“格外热烈"。

在这样一个由消费主义机器运行的艺博会上,总少不了有“大、闪、亮"的作品对消费主义的批评。所以看到柏林 Max Hetzler Gallery画廊展出的雷蒙德•海恩斯铜板上绘画有变形的运通卡logo——标价是88000美元(约合56万元人民币)的作品时,我会心一笑。

Jeppe Hein, <em>You A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em> (2015)<br>Image: Courtesy http://www.jeppehein.net/

耶佩·海恩《You A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2015) 图片:Courtesy www.jeppehein.net

开幕一小时左右,纽约的303画廊(303 Gallery)就已经售出了两件耶佩·海恩(Jeppe Hein)的墙面雕塑——这些在灰色背景上有霓虹灯写出“You A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你像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棒极了)的作品每件的价格是4.25万美元(约合27.18万人民币)。这样的作品似乎让我们看到了那个在“买买买心理疗法"中重新得到肯定的自我。

Chris Martin, Untitled, 2015, oil, acrylic and glitter on canvas.<br>Courtesy Anton Kern, New York.

克里斯·马丁《无题》(Untitled,2015) Courtesy Anton Kern, New York.

亮粉几乎无处不在,金·戈顿(Kim Gordon)在303展位上展出的绘画、以及在临近的安东·科恩(Anton Kern)展位上帝克里斯·马丁(Chris Martin)的作品都是如此。

“如果你要告诉我你认识一位用亮粉作画的大师,我会说你在扯淡。"画廊的克里斯托弗·吉奥塞西丝(Christoph Gerozissis)对我说。但是马丁浓厚、暗色的水平色彩层次让人想到了晚霞的情景,确实赏心悦目。

Brian Calvin at Anton Kern.<br>Photo Brian Boucher.

安东•科恩画廊展位上帝布莱恩•卡尔文作品 图片:Brian Boucher.

科恩画廊还展出了一件布莱恩·卡尔文的佳作,画面上的人雌雄难辨,我认为画面中的是个女孩,而吉奥塞西丝则坚信这是个男孩。不管主人公性别如何,这幅作品强大的性吸引力让人难以抗拒。吉奥塞西丝对我说:“你会想和这幅画做爱。"

anish-kapoor-like-ear-lisson

阿尼什·卡普尔《像一只耳朵》(Like an Ear ,2014) © Anish Kapoor, courtesy Lisson Gallery.

伦敦的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展出的阿尼什·卡普尔用缟玛瑙创作的雕塑虽然看起来很招人喜欢,却有着阴郁的内涵。这件巨大的粉红色作品名叫《像一只耳朵》,安放在地面上的时候看起来像一条舌头,不过在背面上却有一个奇怪的洞眼。据画廊总监亚历克斯·罗格斯戴尔(Alex Logsdail)介绍,雕塑所使用的材料是阿富汗特产,这种豪华的材料与这个饱经战乱的贫穷国家产生了强大的反差。

jimmie-durham-kurimanzutto

吉米·杜伦《Mestre Surely Was Intended to Bring Development to the Lagoon of Venice》(2015) 图片:Courtesy of Brian Boucher.

同样使用华丽的物件来展现阴暗主题的还有在墨西哥Kurimanzutto画廊展出的吉米·杜伦。《Mestre Surely Was Intended to Bring Development to the Lagoon of Venice》(梅斯特雷确定会给威尼斯的泄湖带来发展)——一块置于变色油桶上的穆拉诺琉璃(Murano Glass)——隐喻的是石油燃料提炼与环境破坏之间的关系。

在画廊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杜伦写道:“20年代,瓦尔特·本雅明写道,现代化的标志是彩虹、以及城市街道上的小水坑充满油渍的表面所映射出来的变化色彩。我们所有人的处境都是如此,充满了焦虑、以及为此所做的努力。"艺术家杜伦是印第安彻罗基族人(Cherokee),他长期游移于美国之外,目前生活在柏林。

预展场外也充满了各种黑暗的现实,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的新闻出现在我的手机上。前一晚,拉沙德·纽桑(Rashaad Newsome)带领着黑人游行乐队、越野车手以及时尚人士在迈阿密的街道上游行,高举“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标语,向世人提醒美国一直存在的人权问题。

Alfredo Jaar, Mississippi Goddam, at Kamel Mennour.<br>Photo Brian Boucher.

卡梅尔·门诺画廊展出的阿尔弗雷多·加尔作品《密西西比诅咒》(Mississippi Goddam) 图片:Brian Boucher.

巴黎的卡梅尔·门诺(Kamel Mennour)画廊展出的阿尔弗雷多·加尔(Alfredo Jaar)的作品《密西西比诅咒》尤其能体出现种族问题——这件作品来源于妮娜·西蒙(Nina Simone)1962年关于美国黑人人权的歌曲。墙面上悬挂的版画显示的是这首歌的题目,而后面的重复印刷则隐去了州名,让其他地方的愤怒人群可以在上面填上自己的地名。一堆印有相同图案的海报就摆在前面的地板上,这是典型的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z-Torres)的做法。

Wilson Díaz, <i>Amarillismo—Composición I</i> (2015).<br>Photo Brian Boucher.

威尔森·迪亚兹《Amarillismo—Composición I》(2015)) 图片:Brian Boucher.

在艺博会致力于新画廊的“新星"(Nova)单元,来自于波哥大的Instituto de Vision画廊(他们只有两年的历史)展出的装置则将奇怪的音乐和冲突联系在了一起。威尔森•迪亚兹(Wilson Díaz)的《Amarillismo—Composición》由几个货架组成,上面展出的是艺术家在过去的7年时间里搜集的一系列黑胶唱片。上面的一些歌手摆出的是游击队员的姿势;一部分是真正的游击队员的音乐作品;有一件上,艺术家则假扮成了警察。这当中还包括了政客演讲的录音。

这是我在开幕当天最后看到的其中一件作品。在马拉松式的在展位之间游走,试图在华丽的物件、艺术家们的创作、以及难以理解的物品中理出头绪是一件精疲力竭的事情。而这件整合了官方与反对派信息的唱片封面装置作品恰好完美地总结了今天的所见所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