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国际

Pope Francis's shoes Image: Courtesy Avaaz.org

罗马教皇方济各的皮鞋 图片:Courtesy Avaaz.org.

本周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景象出现在巴黎。

近期最高规格的政治会议——联合国的巴黎气候变化峰会(UN's Paris Climate Summit)正在巴黎举行。在这个为期12天的会议中,如果来自世界各国的领导人不能采取动真格的联手——以行之有效的方法来解决自杀性的碳排放问题的话,结果将会无异于把全人类的命运置于一个紧锁的封闭车库中,然后打开汽车发动机,在一氧化碳中没有知觉地缓慢死亡。

自从五年前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以来,科学研究的结果越来越让人绝望。这些研究的结果对于像马尔代夫这样的低海拔岛国来说,就像对生活在那里的全体人民宣判了死刑一样。即便如此,主流舆论还是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希冀那些为求自保的各国权贵们在今年的巴黎峰会上被迫推出一些实质性的措施。

但是,因为众多势力之间的复杂纠葛,以及体质腐败所带来的巨大惯性阻力,这些措施实施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英国广播公司BBC将首日的会议形容为“气候问题BINGO游戏"。各国领导人们只是反复念叨那些老生常谈的陈词滥调:“这个星球的未来正岌岌可危……"或者“为你的子孙后代着想……"。

这就是为什么巴黎在遭受恐怖袭击并进入“全国紧急状态"之后的仅仅两周,不信邪的抗议人群还是激昂地涌上了巴黎街头。

Photo of Naziha Mestoui's <em>1 Heart 1 Tree</em><br>Image: via @stefperra Instagram

纳齐哈·梅斯托伊的《一心一树》现场照片 图片:via @stefperra Instagram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艺术也以自己的方式参与其中。比如发起了 “艺术家声援巴黎"(Artists 4 Paris)活动,包括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和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在内的众多艺术家都将自己以环境保护为主题的作品呈现在巴黎各地。艺术家纳齐哈·梅斯托伊(Naziha Mestoui )甚至用“虚拟树林"照亮了整个埃菲尔铁塔,完成她的互动项目《一心一树》(1 Heart 1 Tree)[编注:参与者用自己的心跳生成一棵有“生命"的虚拟树,实时动态地投射在埃菲尔塔上;每“种植"一棵树,参与者捐赠的10欧元会用来在毁林地区植下一棵真正的树]。

不过说实话,我更喜欢接地气的艺术创作。我是说,真正与地面相接的作品。

巴黎气候峰会期间进行的“无声的游行" 图片:Courtesy Lila Howard

由于官方禁止游行,警察会向那些企图游行的人群发射催泪瓦斯和声音炸弹,于是在上周末,两万多双鞋子取而代之地出现在了巴黎共和国广场上。这场象征性的“无声的游行"是由一个叫做Avaaz的组织发起的。众多支持者们,包括影星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以及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都送来了自己的鞋子。然而,在这场活动中真正起到作用的是人民。是他们推动了一切,感人至深。

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靴子、球鞋还有拖鞋将众多团体团结在了一起。它们成为了这场没有发生的游行的替身,为这场由于恐怖袭击的安全考虑无法进行的抗议矗立在广场中央。

这个看起来像是被灾难洗劫过后的场景,不仅让人联想到人类正在面临的灭顶之灾,也让我们对力挽狂澜出现奇迹保有美好的期待。

与此同时,这些鞋子也是环保意识的重要化身:让我们植根地面,与大地以及这个星球联系在一起的正是我们的双脚。

这个社会景观还同时包含了它的对立面,这也是它显得美丽的原因之一。

Revolt Design's poster for the Paris Climate Summit<br>Image: Courtesy Brandalism

Revolt Design为巴黎气象峰会设计的海报 图片:Courtesy Brandalism.

另外一个对巴黎峰会作出回应的艺术项目,同样也是发自对公共言论管制的抗议:英国街头艺术组合Brandalism发动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及艺术团体,占领了英国城市中近600处户外广告展位。这个充满挑衅的行为无疑受到“情境主义"艺术先驱的直接影响——发端于1968年的5月的巴黎学运的摇篮[编注:情境主义艺术,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洲艺术家用激进的标语来诋毁既有的图像和连环画的活动,对1968年5月的巴黎“红色五月风暴"影响深远]。

Barnbrook's fake ad for the Paris Climate Summit<br>Image: Courtesy Brandalism

“对不起,我们被抓了个正着" Barnbrook为巴黎气候峰会制作的假广告 图片:Courtesy Brandalism.

情境主义的旗帜人物居伊·德波(Guy Debord)和他的同伴们如果看见Barnbrook设计小组拿大众汽车开涮的假广告——上面写着“对不起,我们被抓了个正着",一定会发出会心的笑声。这提醒我们,那些官方的“绿色"保证是多么具有欺骗性。

Aaron Li-Hill's image for the Paris Climate Summit<br>Image: Courtesy Brandalism

Aaron Li-Hill巴黎气候峰会制作的图像 图片:Courtesy Brandalism.

Brandalism征集到了各种各样的作品。有的是调侃世界各地的领导人,有的则是展现濒危物种的忧伤图片。有的作品奇思妙想,甚至让人难以理解。

我最喜欢的是那些简单直接而又撼动人心的作品:比如布鲁克林组合Not An Alternative呼吁卢浮宫放弃来自碳排放大户赞助商的作品;或者纽约女子街头艺术组合Gilf简单的黑色剪影—一只手伸出波浪,边上写着“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Not An Alternative's poster for the Paris Climate Summit<br>Image: Courtesy Brandalism

“亲爱的卢浮宫博物馆:当你接受Total和Eni的资助时,就是对他们的资助——不要资助气候混战" Not An Alternative为巴黎气候峰会制作的海报 图片:Courtesy Brandalism.

行动组织Climate Games的口号性标语相当具有煽动性,直指人心:“我们并不是在为自然抗争,我们是正在自卫的自然本身。"

Climate Games image for the Paris Climate SummitImage: Courtesy Brandalism

Climate Games巴黎气候峰会制作的图像 图片:Courtesy Brandalism

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感觉很渺小。

我知道,这些姿态如果仅仅停留在景观层面而不进一步发展的话,很可能就会变成“气候问题BINGO游戏"的激进版本。尽管绝望与惰性总是相伴而行,我们还是需要相信,我们可以跨越形式主义,为着共同的目标协同合作。也许艺术经常会将一腔热血简化为炫目的糖衣炮弹,但是我依然相信,艺术可以一点一点地发挥具有建设性的作用。

在这样的视角下,这两种行为——2万双幽灵般的鞋子、恶作剧的广告牌——在我看来之所以与众不同,并不是因为这些个体的举动,而是它们有着团结的精神内核;在多样性中有着统一性。每个个体中所包含的小小的诉求,在千姿百态的形态下,都朝着共同的目标前进。

就在此时,在大洋彼岸的迈阿密,艺术界的专业人士正在一场狂欢的艺博会上聚集,在数不胜数的奇景中纸醉金迷——这是让金主们对当今的艺术事件产生兴趣的唯一方式。在这里发生的大部分事情都会成为过眼云烟。但是我知道,这里面总有一些艺术空间和艺术家会在金钱的叨扰之下依然做出好的作品并得以生存。

但是,与巴黎的背景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这场耗费巨资的消费盛宴似乎具有大难将至的泰坦尼克号的某些特质。向来危言耸听的《金融时报》列举了一系列针对气候变化将会导致的极端结果,其中一段说道:

一些富庶的城市——最明显的就是毫无防范措施的迈阿密——很可能会在灾难性的洪水或者飓风之后人口越来越少,并最终被废弃。不过,没有迈阿密,美国还是可以继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