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kaiak 作者:Tur2015-12-03 09:27

他戴著圆形的眼镜,镜片裡头有一对细细长长的眼睛,这是我在阅读大多数关于他的资料后,对这位以创造《天书》闻名于世的艺术家的第一印象,他就是「徐冰」。

徐冰五

徐冰

天書一

《天書》的木刻版

徐冰于西元一九五五年出生在中国四川省,后因父母工作缘故迁至北京,从小在北京城裡长大。徐冰的父亲徐华民先生任教于北京大学历史系,母亲杨时英则在图书馆学系任教,这对徐冰的艺术风格有著重要的影响,由于自小便长时间待在图书馆中埋首于书堆裡,也因此埋下自己和文字的奥妙缘分。

令人好奇的是,在徐冰的艺术创作生涯裡,是什麽样的契机促使他在既有的文字形态中,创造了一种独特的语言呢?我看著方正的字体以及熟悉的笔顺,对于眼前的这些文字一点理解有没有,它代表著什麽意思?它该如何发音?这是寻常人在第一眼看到陌生的字体时会有疑问,而此刻,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些文字们所承载的意义,能不能仅是一个艺术家自身美感经验的呈现呢!

文革时期,赵宝煦先生曾将《新中国木刻选集》及木刻版画的製作工具交给徐冰,尔后,张芝联教授也将法国、德国的画册交付予他,这些动盪时代下的意外收获,在徐冰的艺术学习之路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同一期间,他开始自学绘画、木刻、书法等,也曾于1975年间下乡两年,不断地磨练精进自己的艺术美感。在那样一个相对困苦的环境裡,徐冰坚毅耐劳的个性,让他在培养出深厚的艺术基底。

天書三

《天書》活字版

作品《天书》历时共四年的时间完成,作品呈现的方式由成册的书册或是卷轴,大面积地铺盖在空间中(地板、或由天花板由上至下垂降),四千多个由艺术家亲自刻製的文字,乍看之下像是我们熟悉的汉字,然而细看却会发现没有人(包括艺术家本人在内)能够真正读懂文字的发音甚至是文字的意涵。2011年,徐冰也成为首位在大英博物馆裡举办个展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此前,大英博物馆曾将《天书》收录于馆藏之中。

天書二

成冊的呈現方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这些文字真能紧紧捉住观看者的目光,我很努力地希望从一笔一划的脉络之中,找到答案,越发如此便真的掉进这个文字陷阱中了。构成这些文字的要素,有我们所熟悉的横、那、竖、弯、钩,若拆开来细究,天书中的文字组成的方式并不单纯,它将汉字複杂化了,在同一个字体中可以切割成上下左右四个区块、有的则是部首、形状与汉字相近但无意义的边旁所组成。

天書四

如同真的书本般的样貌,却是无人能读懂的一本书

这让人非常感动,製作过程的假戏真做,必须拟真却又是本不能阅读的『书』,这个认真细琢的态度非常有趣,可以感受到一个艺术家对于颠覆传统对文字的可读性的企图,当文字能摆脱它身为一个字的传统使命时,美好如它,字字都是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