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 Claire Voon2015-11-25 17:55

冬天来了,严寒降临,万物萧瑟。在这样的天气里,只想待在家里,根本不想出门走动。雪也下了好几次了,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世界,死气沉沉的,去哪儿寻找生机呢?真想看到那些盛开的花朵,可是它们大多都凋谢了。不过,幸好还有一种奇妙的艺术,让我们无论什么时候都能欣赏花儿的美丽。没错,这就是插花了。

图1

明·豪斯勒,“狗牙蔷薇‘克拉洛’——福来希草”

 

花道,直译过来是“鲜花”的意思,即日本插花艺术,其历史可以追溯至16世纪。现在人们不再将插花视为一种艺术形式,而是更多地将其看作一项有偿服务。然而对于那些当代插花艺术的践行者而言,那些结构优雅且规则的插花作品,就如栩栩如生的雕塑一般。苏黎世艺术家明·豪斯勒(Minh Häusler),曾花费数年时间在亚洲学习插花艺术,她凭借着自己融合自然花草于一体的创造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豪斯勒的插花以一种现代人的眼光,表达了对传统插花艺术的理解。她也为自己的插花作品拍照,以此永久地纪念这些鲜活的插花作品。德国出版社Hirmer Verlag于今年(2015年)6月出版了她的《植物与艺术的融合》(The Fusion of Flora and Art)一书,该书收录了超过200张她的插花作品的彩色照片。

光是这大量的照片,就足以表明豪斯勒对插花艺术的热爱之深。她的图书简介更能表明,豪斯勒对于插花艺术的热爱,源于其对自然的深厚情感和对环境的深切尊重。豪斯勒总是在变换她所使用的插花材料,正如她自己所言,她的作品包含着一种“将生命短暂的花草植物变得持久和吸引人的决心”。

图2

明·豪斯勒,“虞美人——铜丝”

 

这些插花作品的照片看起来很简洁,就像将这些作品照实画出来一样,但却给人以不一样的感受。与那些简单的装饰品不同,每件插花作品都能为生活增添活力。它们不是孤零零地存在,而是实实在在地占据着生活的空间。

在她的茶花作品中,枝条优雅地弯曲着,娇艳的花朵绽放其上。如果没有冰霜雨雪或故意破坏,这些植物就好像就可以一直生长一样。枝叶以其独有的方式向着天空生长。鲜花齐聚,好像是在亲吻,又如同相互依偎。甚至那些人造的陶瓷都像是在与它支撑着的植物进行和谐的对话。

豪斯勒选取的大多数插花器皿造型都很简单,不过她选择器皿外形看重的是能配合植物的特性。她的作品中也有一些精致的插花器皿,但这些都不会掩盖插花本身的光彩。在豪斯勒的一些作品中,有一些插花器皿甚至是用电线、铁片、纸壳等材料临时制作而成,但都极富特色。由于豪斯勒的插花作品照片都是以黑色或白色为背景进行拍摄,因此,这更突显出插花作品本身的丰富色彩,以及各类植物的自然特色,也使得每张照片都给人以冷静优雅的感觉。 

豪斯勒的插花作品中所使用的植物并不都由外界提供,虽然看起来好像如此。豪斯勒经常从自家花园取材,比如说罂粟花——象征着生物对空间的探索之心;玫瑰花瓣——附着于衣架之上。这使得她的插花作品的照片格外引人注目,就像是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动态雕塑。这本书有个介绍书中出现过的植物的索引,十分方便——通过它我们能认识到,有些花可以是这么令人惊艳。 

这些插花作品不仅美丽,还能让人们以全新的角度去观察平淡的生活,因此,豪斯勒的插花作品的照片也给人以忧郁的感受。正如她在书里写的那样,她在植物还充满生机的时候去创作插花。这些照片所记录的正是这一时刻。用照片去定格每件作品,正是豪斯勒对植物表达尊重的独特方式。而在现实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植物和花朵终将枯萎。

图3

明·豪斯勒,“天竺葵——苹果枝”(左图);“姜——木材”(右图)

图4

明·豪斯勒,“天鹅湖:东方罂粟”

图5

明·豪斯勒,“福来希草——鸡冠花”

插花

明·豪斯勒,“嘉兰——苹果枝”

图7

明·豪斯勒,“鸢尾花种配废弃蜂巢”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