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盐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Noah Charney2015-11-13 11:11

他们是相爱的伴侣,也是表演艺术家,乌莱和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 两人在一起超过十年,他们的合作充满激情和开拓性。

而如今,事情已经变味了 — — 他要把她告上法院。

玛丽娜1

弗兰克·乌维·莱西潘(Frank Uwe Laysiepen),为人更熟知的是艺术家乌列。

有一脸大胡子的老人,面部沧桑,穿着粉红色内裤站着。

作为他的表演艺术《衣橱里的骷髅》( A Skeleton in the Closet)的一部分,他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的墙上写下数字: 252,253,288,289。

该场表演的票都售罄,而500名能参观这场表演的幸运观众设法找出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

弗兰克·乌维·莱西潘,曾以艺名乌列创作长达 50 多年,他是行为艺术家们学习艺术历史中少有几个称为教科书式的人物。

唯一胜过他的是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 乌列在生活和艺术上从1976年到1988年的伴侣。

自他们分道扬镳后,阿布拉莫维奇因在2010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回顾展,已成为世界范围内著名的艺术家,该次回顾展也是的HBO的一部纪录片,其中包括JAY-Z和 Lady嘎嘎、阿迪达斯广告的御用明星们,这些都是她的名人朋友。

然而乌列默默无闻。

玛瑞娜·阿布拉莫维奇被她以前的情人和合作者乌列起诉了。

他们在一起合作的艺术作品都充满激情、 开拓性和力量;他们非同寻常的关系就如剑和弩,而现在却剑拔弩张,关系紧张,箭头直指向阿布拉莫维奇的心。

本月(2015年11月,编者按),他们的关系面临最严重的危机: 在法庭上,乌列声称阿布拉莫维奇试图把自己从艺术史上抹除。

在他的诉讼中,他指称她已扣留了他的钱财长达16 年,而在他们共同缔造的创奇中没有给他合适的名声。

这些钱的数目是在《衣橱里的骷髅》行为表演中的数字吗?

而乌列说这些数字指的是他们合作的作品,这些作品被阿布拉莫维奇删除了他的名字。

阿布拉莫维奇大力驳斥索赔,并说她相信她会赢得这个案子。

阿布拉莫维奇和乌列在一起完成了十几幅艺术品的创作。

这些作品包括《切口》( Incision) (1978 年),在其中光着身子的乌列跑向穿着衣服的阿布拉莫维奇,每次跑过去就会被松紧绳拉回来,在同一年的《AAA-AAA 》中,他们相互吼叫。

切口

《切口》

1977 年创作的《时代关系》(Relation in Time)中很好地展示了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头发编织在一起,但是脸却不看对方——这样维持了 17 个小时的时间。

时代关系

《时代关系》

最近,乌列又出现在阿布拉莫维奇在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表演《艺术在现场》( The Artist is Present )中,为了看这出表演,观众们排了好几个小时的队,就为了默默地坐到她对面,和她进行眼神接触。

一天,乌列作为一个惊喜出现在了表演现场。

他们坐在那儿凝视彼此时,两人都流泪了,这一时刻被拍摄了下来。

凝视

艺术在现场

拍摄下来的视频广泛流传, youtube 上现在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点击量。

背景音乐和解说性文本,使这一刻看起来像是失散恋人的团聚。

但事实是不那么浪漫的。

现在乌列已经72岁了,他辗转在阿姆斯特丹和卢布尔雅那,斯洛文尼亚。

此文的撰写者——英国卫报的记者在他宽敞的公寓见面,该公寓可以眺望龙桥( Dragon Bridge)。

他首次来到卢布尔雅那是为了他的工作,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现在的妻子,一位著名的斯洛文尼亚平面设计师。

他们的公寓充满艺术气息,里面有各种玩意儿: 药剂师的古董罐,大量的手写稿,雕刻华丽的南亚屏风。

但乌列是很少在一个地方待很长时间: 他受邀去参加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在九头蛇希腊岛上教学,在巴黎拍摄。

在2013年,他是一部纪录片的主角,该纪录片名叫《癌症项目》( Project Cancer),在他被诊断患淋巴瘤后,跟踪拍摄了一年。

大面积的的化疗后,他战胜了癌症,现在处于良好的状态。

他指间永远夹着烟雾缭绕的万宝路香烟,以此来嘲笑几乎让他致命的疾病。

温暖又温文尔雅,憔悴的帅气,他似乎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多到一本传记都装不下。

他出生在德国,但是活跃在阿姆斯特丹的艺术界,在那里他住了几十年,现在仍然保留着一所自己的公寓。

他的艺术生涯始于宝丽来摄影师的职业,在此期间他在欧洲和美国旅行,带着他硕大的 20 x 24 和 40 x 80 英寸照相机。

他的作品绝大多数仍然是摄影,但他以他的行为表演而闻名 (经常变装) 。

乌列

由宝丽来拍摄乌列的的照片。

在表演艺术中他们这段最著名的关系结束于18年前的一场表演中,乌列和阿布拉莫维奇分别从中国长城的两端出发,然后在中间相遇并说再见。

乌列说从 1988年-99年,他和她没有说过话。

阿布拉莫维奇的画廊在肖恩·凯利的鼓励下起草了一份合同来管理乌列和她合作的作品,乌列把他的身体档案——包括底片和透明胶片——卖给了阿布拉莫维奇。

根据合同,该档案可以用于创作任何可出售的作品, 阿布拉莫维奇决定其中所得的 20%的利润给乌列。

她同意告诉他任何有关复制品的情况或他们两人作品的出售情况。

自那时以来,乌列声称她违反了那份合同。

他说他只收到一点点钱,数额少得让人吃惊——据他估计不超过他应得利润的一半。

他们的每件作品经常卖出五位或六位数的高价,但他收到共31000欧元。

“很多钱都进了她的账户 — 当然他们有很好的会计。”

他说他只知道阿迪达斯的一支广告用了他们共同的作品。

乌列声称她仅给了他四次钱——而玛丽娜认为他应该收到只有她所得30%利润的20%或 6%利润的30%。

乌列解释说,他希望通过诉讼来实现每六个月可以有 一份作品销售和其版税的报表。

他要求适当提及他的名字。

乌列也在寻求追查她七年前到现在的账户,这样他的会计师可以确认她是否欠他钱。

他声称她在过去 16 年只提供了三份报表。

然而乌列更加担心的是阿布拉莫维奇试图把他从艺术史上抹除。

他声称他们的合同规定,他们的作品必须是共同获得声誉,但阿布拉莫维奇一直声称自己是唯一的作者。

他说:“她故意曲解合同,剔除了我的名字。”

玛丽娜3

乌列 — 弗兰克·乌维·莱西潘— 2014 年在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表演《衣橱里的骷髅》。

乌列还声称《艺术家是礼物》"借用"了他们在1981 年至 1987年共同的作品,即他们进行的史诗 90 天表演系列。

"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她只是把桌子分成两半,并邀请观众坐到她对面,而不是我坐在她对面。"

他说他自己最初对著作权问题的冷漠而酿成了今天的结局。

“因为我不想和她一直有瓜葛。”

他说如果阿布拉莫维奇没有干预他 2014年的传记书《低语:乌列对乌列》(Whispers:Ulay on Ulay.)的出版,那么他们的关系依然可以保持亲密,并且可以长存下去。

这本书中——包括了他们合作作品的图像——是在乌列接受化疗时开始创作的。

阿布拉莫维奇最初同意接受采访 ——该书的作者玛丽亚·鲁斯·博扬(Maria Rus Boja)在回忆时说:“她是非常亲切的。” 但后来阿布拉莫维奇通过她的律师声称,她没有允许他使用采访资料或任何图片。

出版商决定去掉这 28幅图像,在每张空白页上印上粉红色的方块。

《衣橱里的骷髅》表演中,墙上的数字代表了这些丢失图像的页码。

他说:“我受伤了,受到了很多的伤害。” “这是不可想象的,很不公道,所以是不正确。” 当我和她一起工作时,她棒极了。 然后,你知道,她想成为一个明星,这是我不屑的。 成为明星远离了我的意图,希望,欲求......,而这却在她的头脑里扎根。

策展人提扎·洛加尔( Tevz Logar)组织了乌莱在斯洛文尼亚的第一场演出,他指出,直到最近,乌莱没有对维护当代艺术在世界众的地位表现出任何兴趣。

现在他的代理人是 MOT 国际画廊,并且他会在明年在伦敦举行个展。

“这意味着,他开始进入玛丽娜有象征性的领域,她直到现在都统治着该领域。

洛加尔说:“在艺术世界中,每个人知道《时代关系》作品 (这是他们最著名的合作系列) ,这是因为他们之间平衡的关系和他们共同的努力。”

“这就是该作品是如何在艺术和表演的历史中留名的。”

当邀请阿布拉莫维奇对案件置评的时候,她的律师回答: 阿布拉莫维奇女士完全反对乌列的指控。 我的客户不想对此加以评论,他们都是诽谤。 我的客户认为,这场官司是一场诽谤,目的是要破坏她在公众面前的名声。 我的客户在法院前非常有信心。 她会用一切法律手段保护她的权利和声誉。

至于乌列,他通过更微妙的手段捍卫他的声誉。

在他的书《低语》的致谢中一条小注释揭示了粉红色的方块和丢失图像的原因。

他说:“我觉得这一定惹恼她了。”

(编译:尚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