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高科技互动艺术展演震撼发布

凤凰艺术

视觉 >视觉

当你跑完一场难忘的马拉松,你会用什么方式去纪念它。一块奖牌?一张号码簿?还是一件T恤?这些都out了!在欧美跑圈文身才是潮流。

美国的知名跑步网站《Runner’s World》公开征集了跑者的文身故事,它们以不同的形式讲述着运动和生活。就像一位跑者说的:“文身能在跑道上记录过去,见证未来,甚至陪你进入坟墓”。

 

搞笑文身——每个跑者都是艺术家

 

Deborah Telesmanic从50岁才开始跑马拉松,于是他就把参加过的赛事logo“留”在身上,日积月累,现在已经成了一幅抽象画,每次向别人展示时,他总是自鸣得意……(亲,你不去做艺术家实在他可惜了。)

 

Michael Evans在自己的中指上纹上了一句,“越跑越多”,他说他每次跑步时看到这句话就会有非常大的动力。

 

Lisa Nickeson Kiser在自己的左腿上纹了这样一幅搞笑的图案。之所以是一只乌龟,因为她跑得很慢。2368则是她比赛时的号码。

数字文身——我的成绩相伴左右

 

当Garrett Hurlbert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半马之后,他就想要用文身记录自己跑步的点点滴滴,而在他跑完了第一个全马之后,他就行动了。“能在跑道上冲线我很骄傲,所以我要把它们永远记录下来。”

 

Mike Kopischke同样在自己跑完双城马拉松之后纹下了这个文身,在枫叶的边上,是他首马的成绩,3小时57分49秒。“我希望记住这个成绩,不断超越自己。”

名言文身——奔跑,一句话的感动

 

《阿甘正传》中,阿甘的那句,“I just felt like running”(我只是喜欢跑)不知激励了多少人站上跑道,而跑友James Piper就是其中之一。

在他出车祸休息了一年半之后,他就去文下了这句话。

 

Leah Nicholson记得自己在第一次完成山地马拉松后,累得昏了过去,但是她却无比兴奋,因此纹下了这句话:“在我们长眠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跑”。

 

Mike Adams是一位极限跑者,在他第一次挑战超级马拉松后,他在自己的小腿上文上了这样一番话,“只有那些真的敢于冒险向前的人,才会知道极限在哪里”。

图案文身——每幅画都是一段回忆

 

《龟兔赛跑》是Serena Atkins最喜欢的故事之一,他希望用“跛鳖千里”来激励自己。一个运动员对我说,“现在你有了文身,这意味着你要永远跑步了!”

 

“为生活而跑”是Tiffany Bajis跑步的原因,她的这幅图画也是为了让自己记住跑步的初衷。

“跑步帮助我克服了许多生活中的困难,包括工作压力、糟糕的人际关系和友谊。你能够永远跑下去!”

 

这是Tara Stiller完成第一项马拉松比赛后的文身。十几岁时,她曾沉迷于毒品,无家可归,但如今她已经完成了五项马拉松。

赛道文身——一幅画记住一座城

 

Nicole DiMascio在读研究生时,第一次在匹兹堡完成了全马,所以她决定在身上文下匹兹堡最具标致的一座大桥,记住这段美好的经历。

 

Dean Whitmire在2013年第一次完成芝加哥马拉松之后,文下了芝加哥的赛道,“我希望以后的文身师能在我这幅图下面一直设计好看的日期,我会每年都来跑的”。

脚部文身——跑道与美丽同在

 

脚部的文身基本上是女生的专利,她们的意图只有一个,让美丽与跑步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