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1

马克·罗斯科,6号/橙色,橘色和酒红色,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11月4日,苏富比已故前总裁A.阿弗烈·陶布曼(A. Alfred Taubman)500件藏品专场中的77件“大师级作品"于晚间“博蕴菁藏"专场正式开拍,由此拉开此后一系列秋拍晚场的序幕。

这批艺术品总共拍得3.77亿美元(约合23.93亿人民币),仅稍稍高于之前3.74-5.27亿美元(约合23.73-33.44亿人民币)的估价底线。其中有69件,约9成的拍品找到了买家。

不久之前,这样的销售数字很可能代表着一家拍卖行整个印象派拍卖季的总和,而如今仅仅一个晚上就能创造出这样的成绩。然而很明显的是,之前的估价显然有些过于乐观,大部分拍品在晚间拍卖上竞拍节奏缓慢,其中的一些艺术品——包括之前预期成为热门的作品——成交价格要远远低于预估价格的底线。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毕加索的《坐在椅子上的女人》(Femme assise sur une chaise ,1938),之前2500-3500万美元(约合1.59-2.22亿人民币)的估价相对于现场寥寥无几的竞拍者来说,显得过于夸张。拍卖师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以1450万美元的价格起拍,几轮竞价后,价格上升到1700万美元,此后竞拍者们似乎就失去了兴趣。为了给关注者营造氛围,巴克宣布这件拍品在这个价位“成交",暗示已经达到了最低保留价格。

这似乎激起了坐在苏富比前排的吉安卡洛·贾梅蒂(Giancarlo Giammetti)和他的同行伴侣时尚设计师/艺术收藏家华伦天奴·加拉瓦尼(Valentino Garavani)片刻的注意。但是,当竞拍价格勉强从1750万美元上升到1770万美元的时候,贾梅蒂立刻退出了竞争。加上佣金,这件作品的最终价格是2000万美元(约合1.27亿人民币),距离最低估价还差500万美元(约合3172万人民币)。

2

威廉·德库宁《无题XXI》(Untitled XXI,1976)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威廉·德库宁的《无题XXI》也遭遇了一样的窘境。这件同样估价为2500-3500万美元(约合1.59-2.22亿人民币)的作品从1400万的价格开始竞拍,缩小到了只有两位买家通过电话委托参与竞争,最终仅以2200万美元成交。加上佣金,最后的价格是2490万美元(约合1.58亿人民币)。

3

亚美迪欧.莫迪里亚尼《波莱特·茹尔丹的肖像》(Paulette Jourdain ,1919)

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另一件备受瞩目的作品,莫迪利亚尼的《波莱特·茹尔丹的肖像》(Portrait de Paulette Jourdain ,约1919年)取得了超出预估价格2500-3500美元许多的价格,成为当晚成交价格最高的作品。这件作品从1700万美元开始竞拍,受到了厅中买家的一路追杀,最终以3800万美元落锤,加上佣金总价为4280万美元(约合2.72亿人民币)。

4

巴勃罗·毕加索《女子坐像》(Femme assise sur une chaise,1938),布面油画

图片:courtesy Sotheby's.

拍卖中还有两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作品,估价均为2000-3000万美元。加上佣金,《无题(紫蓝与绿)》(Untitled (Lavender and Green) ,1952)勉强挤进预估价格底线,以2040万美元(约合1.29亿人民币)成交。而《6号/赭黄、橙于酒红上》(No.6/Sienna, Orange on Wine ,1962)则仅以1760万美元(约合1.12亿人民币)的最终价格成交。

5

马克·罗斯科 《无题(紫蓝与绿)》(Untitled (Lavender and Green),1952)

估价:2000-3000万美元,成交价

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好消息是,正在惠特尼博物馆举办回顾展的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轻而易举地创造了新价格记录。《德拉瓦交叉点》(Delaware Crossing ,1961)在轻松到达预估价格底线800万美元之后,受到了众多委托苏富比竞拍的买家的追捧,最终以1200万美元、加上佣金1370万美元(约合8693万人民币)的价格落锤。斯特拉之前的价格记录是660万美元,是一年前在佳士得拍卖中创造的。

6

弗兰克·斯特拉《德拉瓦交叉点》(Delaware Crossing ,1961)

估价:800-1200万美元,成交价1370万美元,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拍卖开始之时,刚刚上任的苏富比CEO泰德·史密斯(Tad Smith)在座无虚席的拍卖大厅中进行了简短的发言,百感交集地指出陶布曼生前曾经表示希望可以亲自看到自己的收藏被拍卖。也许是为了回应最近媒体关于陶布曼与前妻的三个子女以及他们的继母朱迪(Judy Taubman)之间纠纷的报道,史密斯还说,陶布曼所有的子女以及朱迪本人都在拍卖现场。

我们在被称为“天厢"(skybox)的贵宾看台中发现了朱迪,她与一些苏富比前高管坐在一起,十分认真地关注着拍卖动向,但是那些子女却不在身边。根据最近媒体所报道的遗产纠纷,我们推测,陶博曼的孩子们决定另开包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