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艺术家 >艺术家

painting-641x1024

阿美迪欧·莫迪利亚尼, 《宝丽特·茹丹肖像》(The Portrait of Paulette Jourdain,1919)

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1990年代初,我大学毕业从美国来到巴黎定居,与朋友比利·克吕佛(Billy Klüver)以及朱莉·马丁(Julie Martin)聊天的时候说起我是阿美迪欧·莫迪利亚尼的忠实粉丝。比利和朱莉刚刚完成著作《奇奇的巴黎:艺术家与情侣,1900-1930》(Kiki's Paris: Artists and Lovers, 1900-1930)。比利立刻说:“你应该去访问莫迪利亚尼的模特宝丽特·茹丹,她和你住的非常近。"对于她依然健在、并且距离我咫尺之遥的事实,我大吃一惊。那是1992年5月,73年之前莫迪利亚尼创作了那副著名肖像。

我在电话号码簿上找到了茹丹的号码,给她打了电话,第一次就找到了她本人。她同意见面,我带上了自己的相机以及录音机,在过去的路上买了一盘90分钟长的磁带。

model-655x1024

1919年的宝丽特·茹丹

图片: Courtesy of Kenneth Wayne.

我们见面的时候,宝丽特愉快并有礼貌,温和之中透露出锐智。她很自然的在自己的椅子上摆出了莫迪利亚尼肖像画当中的造型:双手叠放,肩膀下垂,衣袖上卷到胳膊的位置。她很乐于回答所有的问题,并且丝毫没有急着赶我走的意思。她明亮的房间里堆满了艺术书籍和照片,大部分都是她认识的艺术家,包括莫迪利亚尼、毕加索以及柴姆·苏丁(Chaim Soutine)。一张莫迪利亚尼为她创作的肖像的复制品海报占据了她屋子的一部分,两侧都是莫迪利亚尼的照片,看起来就像是神龛。

宝林·“宝丽特"·茹丹(1904-1997)出生在法国布列塔尼的海滨小镇孔卡尔诺(Concarneau。她1919年初来到巴黎,当时还未满15岁,住在蒙帕纳斯区(Montparnasse)约瑟夫·巴拉大街3号——莫迪利亚尼的经纪人利奥波德·芝波罗夫斯基(Léopold Zborowski)的公寓里。她最开始是仆人,但是很快就成为了芝波罗夫斯基家庭办公室里的助手——芝波罗夫斯基的首间画廊要到1926年才开幕。莫迪利亚尼经常会去那里拜访,他与宝丽特就是这样相识的,第一次遇见的时候,艺术家就邀请宝丽特去他位于大芦舍大街(ru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8号的工作室为他当模特。宝丽特有一张拍摄于1919年的照片——莫迪利亚尼正是在那一年为他绘制了肖像——照片上的 面带微笑,发型时尚,带着一条项链。在莫迪利亚尼的作品里,这位精神饱满的年轻女性头上还扎了一条时尚的黑色发带。

宝丽特说这张肖像画是在她15岁生日不久后完成的。她回忆说,莫迪利亚尼曾经为她画了很多草图,而她则在自己的课余时间多次到莫迪利亚尼的工作室为他当模特。她记得,当时莫迪利亚尼怀孕的女友让娜·赫伯特妮(Jeanne Hébuterne)就在另外一件屋子里闲逛。她说莫迪利亚尼画的很快,而且十分自信,这对于这位当时已经声名显赫的艺术家来说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他称她为“fillette"(小姑娘),每次宝丽特爬上四层楼到达他工作室的时候,莫迪利亚尼都会说“bonjour fillette!"(你好,小姑娘)向她问好。

完成作品之后,莫迪利亚尼让她去街对面买朗姆酒。她说,除了有点酒瘾之外,这位艺术家是位十足的绅士,在画画的时候会唱意大利歌剧《茶花女》中的咏叹调,还会时不时的朗诵法国诗人查尔斯·波德莱尔的诗句。他对她说,卢浮宫里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是他最喜欢的作品。莫迪利亚尼为宝丽特画的肖像深邃而充满感情。他使用大幅画面,为她营造出了庄严、宏伟的贵族气息。很明显,莫迪利亚尼为宝丽特着迷,并且想为她再画一幅画。但是,他的身体状况每日俱下,几个月之后的1920年1月24日就去世了。这一想法未能实现。

宝丽特在莫迪利亚尼最后的日子里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她帮助芝波罗夫斯基一起为他料理后事,并且想方设法安慰赫伯特妮——不过这并未奏效,莫迪利亚尼去世之后两天不到,她就自杀了。

宝丽特之后也为其他艺术家做过模特,其中包括苏丁以及吉斯林(Kisling)。1924年,她为芝波罗夫斯基生下了女儿杰奎琳(Jacqueline)。为芝波罗夫斯基工作了多年之后,1932年,芝波罗夫斯基去世,宝丽特自立门户开始从事艺术经纪工作。

莫迪利亚尼的茹丹肖像一直特别有名,因为她在这位艺术家短暂的生命晚期占有特别的位置。有明确的证据表示,他曾经为她的另外一幅肖像绘制了一系列草图,但是这些作品都没有留存下来。

苏富比11月4日举行的A.阿尔弗雷德·陶布曼藏品:大师之作(Collection of A. Alfred Taubman: Masterworks)拍卖专场中,这件著名的作品将以2500-3500万美元的估价上拍。一段新的旅程即将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