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Tattoo1

Tattoo2

菲利普(Philip),27岁,滨海绍德森。“当时我17岁。最初的几个纹身我隐瞒了父母很多年,当他们发现的时候,他们也知道了,这将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伦敦摄影师艾伦·鲍德尔(Alan Powdrill)的双重肖像系列作品,深入探究了纹身文化。公众通过纹身会议和社会媒体欣赏到了他的艺术主题,但鲍德尔则不仅仅局限于研究他们穿衣或赤裸的形象本身,而开始探究纹身对肖像主人公而言意味着什么。本场展览11月11日在伦敦举办。更多图片如下。

Tattoo14

Tattoo15

比尔(Bill),59,伦敦。“我已步入中年,有了一份专业工作,身边围绕着很多直人,胸前没有纹上‘No Fucking Way’。这样的事实令我欣慰。”

Tattoo3

Tattoo4

安德鲁(Andrew),32岁,海格特区。“我获得的纹身越多,我对他们的感觉就越不珍惜。所以可能只有当我死去的时候我才会停止纹身。”

Tattoo5

Tattoo6

格拉汉姆(Graham),58岁,克利索普斯。“当我开始迷上纹身时已经51岁,父亲已经过世,而母亲什么都没说过,因为她处于痴呆症早期。”

Tattoo7

Tattoo8

 伊奇(Izzy),48岁,美德斯通。“我享受与众不同的感觉,每一天都会有人对我提出问题。好纹身必然不便宜,便宜的纹身不够好。”

Tattoo9

Tattoo24

 吉米(Kimmy),29岁,莱斯利普。“我身上亲吻的纹身是我的最爱,疼痛是难以想象的,但能够表达出我对乐队无止尽的热爱,这感觉很棒。”

Tattoo10

Tattoo11

米歇尔(Michelle),53岁,克利索普斯。“很难说我会在什么年纪停下来。只有还有空间能够填补上去,我就不会把它空着。我相信我的态度永远不会变。”

Tattoo12

Tattoo13

帕特里克(Patrick),34岁,布莱顿。“我13岁的时候纹了第一个纹身,年来一直是我的秘密。它是我的一部分,让我永远不老。”

Tattoo16

Tattoo17

皮特(Peter),38岁,科尔切斯特。“在我换上克罗恩病之后,这些纹身给了我信心,未来我也会现在一样爱着它们。”

Tattoo18

Tattoo19

 斯特凡诺(Stefano)。33岁,伦敦。“我爱我每一寸肌肤,不过最爱的还是我的背,因为为了在背部纹身,我已经等了17年,而这正是我想要完成的样子。”

Tattoo21

Tattoo22

云萨尔(Unsal),46,海斯廷斯。“我已经停不下来了。疼的非常厉害,但是我不会改变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Tattoo25

Tattoo23

 维多利亚(Victoria),37,考文垂。“我的纹身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证明我是谁。不管是现在,还是80岁,我都会爱着它们。因为我从中看到了自己喜欢的样子。”

(尚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