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杂项

《红楼梦》程甲本(图右)与程乙本(图左) 图/北京日报《红楼梦》程甲本(图右)与程乙本(图左)

今年是曹雪芹诞辰300周年,中国书店雁翅楼店在没有举办任何仪式的情况下,“纪念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红楼梦》珍贵古籍展”低调开展,《红楼梦》不同版本的珍贵古籍及相关资料集中展出。

此次展览的最大亮点是中国书店店藏《红楼梦》最早的刻本: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木活字印本(程甲本)、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木活字印本(程乙本),它们并排陈列在玻璃书柜里,静待观者。

现场对“程甲本”“程乙本”进行对比,让观展变得有趣。中国书店库管部经理田甜说:“我们特意将程甲本、程乙本的书页都翻至第十六回,这样读者可以对字体、文字做一个比较。”记者通过现场比对发现,两个版本的第十六回中,首先“回”的字体就不同,而且细看下来,一些用词也有差别。比如,程甲本的“偏偏”,到了程乙本就成了“偏生”,粗略统计,不同之处大约五六处之多。

而据国家图书馆古籍馆研究馆员程有庆介绍,程甲本和程乙本主要区别在于程乙本在“序”后多加了两页“引言”。此外,据俞平伯先生对甲、乙本校勘所得结论,两种版本大约变动五千九百多字。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学界公认程甲本是最接近原著风貌的印本,但受当时木活字印刷技术条件限制,估计仅印了100部左右。后来流行的都是程甲本的翻刻本,而真正初刻本反而逐渐湮灭,存世量极其稀少。据书目记载,程甲本公共馆存4部,目前已知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戏曲研究院各藏一部。“其中,国家图书馆目前所藏的程甲本是中国书店上世纪60年代由民间收购而来的。”国家图书馆古籍馆副馆长陈红彦说,中国书店曾以比市场还低的价格,转让给国图多部其收购的孤罕善本。

而此次展出的程甲本是2012年8月由中国书店收购而来的,不仅普通参观者难得一见,就连中国书店工作人员也大都是头一回见。中国书店尊重藏家的要求,始终未透露其真实身份。中国书店副总经理张晓东说,“他是中国一位大学问家的后人,这套程甲本《红楼梦》很幸运地得到了妥善保存,在‘文革’中也未曾丢失、损害,藏品的主人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着它。”

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至今还记得,当时书一打开,就为书的品相感到震惊。尽管历经岁月的流逝,书页已泛黄,但书页完整,且无一破损。

除了程甲本、程乙本,中国书店藏《红楼梦》不同版本的珍贵古籍也可在展览现场看到,如1961年影印本《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1955年据庚辰本影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民国有正书局石印本《原本红楼梦》、1973年影印本《戚蓼生序本石头记》、1963年影印本《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红楼梦稿》、清光绪求不负斋石印本《增评全图足本金玉缘》、据清蟾波阁本影印本《红楼梦曲谱》和民国上海书局石印本《增评补图金玉缘》等。据相关专家介绍,这些刻本、影印抄本都是研究《红楼梦》的重要资料。

展览将于10月25日结束,每天9时至19时展出。

小知识

《红楼梦》版本之前世今生

曹雪芹的《红楼梦》创作于18世纪中叶,自成书以来,关于其内容众说纷纭,早期流传时代以抄本和刻本的形式广泛传播。

学界公认比较权威的抄本包括:一,清乾隆十九年(1754)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为《红楼梦》所见最早之版本,民国十六年胡适先生从上海购得;二,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己卯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四阅评本,此本面世即为残本,现分存于国家图书馆和国家博物馆;三,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庚辰本,即为《红楼梦》早期抄本中内容较全的版本;四,《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八十回,卷首有戚蓼生序,民国元年有正书局据此本石印出版。这些旧抄本都是研究《红楼梦》的重要资料,除第二种之外,其余三种此次展览均有展出。

据中国书店总经理于华刚介绍,此次展出的《清乾隆旧抄本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稿》影印本,原书由中国书店在1960年左右收购,后归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中华书局1963年据此影印。此版本应为程伟元、高鹗二人修改稿,如果据此本,大致可确定后四十回不是由高鹗续写。“乾隆抄本《红楼梦》稿在程甲本刻书以前相关文献中有过记载,中国书店发现的这个抄本补充了红学发展研究方面的资料。”于华刚说。

关于《红楼梦》刻本,目前所见最早出版的刻本为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程伟元第一次木活字印本,世称“程甲本”。乾隆五十七年(1792)第二次木活字印本一百二十回,为“程乙本”。程甲本与程乙本面世后,清末及民国初年翻刻本很多,各家出版社大多翻刻程甲本,均以刻本、铅印本和石印本等印刷方式流传于世。直至民国十六年上海亚东图书馆加上标点后排印出版,自此,后来一些新印本以此为底本继续出版。

为提供更为逼真的红学研究参考文献,中国书店2013年10月还将程甲本、程乙本依原样以线装形式重新刊行,此次展览也有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