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定义着城市的未来

凤凰艺术

资讯 >资讯

由故宫博物院、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栏目组和凤凰网文化频道联合主办的“古老的故宫,年轻的故宫”电视论坛,于2015年10月12日下午在故宫博物院举行。故宫博物馆现任馆长单霁翔、前院长郑欣淼、英国国立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副馆长Beth Mckillop女士、香港艺术馆馆长谭美儿,与《文化大观园》主持人王鲁湘一道,坐在新开放的午门城墙上,共话故宫博物院90年不为人知的传奇。

今年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恰好也是《文化大观园》栏目十周年,凤凰网文化频道独家对话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栏目主持人王鲁湘,王先生透露,十年以前,也就是故宫80周年院庆的时候就展出过《清明上河图》,但是门可罗雀。这说明十年来中国老百姓的文化情怀有了很大的提升。也说明故宫博物院在宣传中国文化上做了的努力有了回报。再过五年,故宫大修工程将全部完成,紫禁城也将迎来600岁的生日,希望紫禁城这个凝聚着中华民族古老智慧的伟大遗迹,真的能够万岁万岁万万岁。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文化:这一次故宫博物院90周年的生日庆典,是由故宫博物院和凤凰卫视、文化大观园还有凤凰网文化频道联合举办的,不知道促成这一次活动的举办,我们和故宫方面有一个怎么样的契机?

王鲁湘:今年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恰好也是我们《文化大观园》栏目十周年,那么从故宫博物院的80岁,我们一直跟它走到现在的90岁。在这十年当中,故宫博物院给我们《文化大观园》很多的支持。因为故宫博物院,它的历史文化内涵的厚重,使得它成为我们《文化大观园》节目的主要的采访拍摄对象。那么我们这十年中间,我们略略地过目了一下,大概我们做的有关故宫题材的节目,总共有20多期,那么这是相当大的一个比例了。那么由于我们和故宫博物院,有这么良好的一个合作关系,所以这一次,故宫博物院90周年大庆的时候,就是特约我们和它做了一系列节目。比如整个《文化大观园》的十月就是一个故宫月,我们在十月中间,会有五期和故宫相关的节目连续的播出。

同时的话,也是在我们《文化大观园》十年的历史上,第一次采用了在现场的这种电视论坛的形式。我们过去没有过,那么我们也是在故宫博物院,刚刚为纪念90周年院庆开放的城墙上头,做了一个现场,这也是故宫博物院,给我们大开方便之门。一会儿的话,我们马上要和嘉宾们一起上城墙,举办我们这一个“古老的故宫,年轻的故宫”,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电视论坛的一个直播。所以在这里呢,我们向故宫博物院90周年院庆表示祝贺。同时再过几年,到2020年,就是整个的故宫紫禁城的600岁,因此呢,我们祝愿故宫啊,在它600岁的时候,然后能够再有一个600岁,再多一个600岁,然后真的就像我们过去的那句话,叫什么什么万岁,什么什么山河万岁,我们希望哪个人万岁不可能,但是我们希望故宫,希望紫禁城,凝聚着中华民族古老智慧的这样一个伟大的遗迹,真的能够万岁万岁万万岁。

凤凰文化:这一次活动,您刚刚也说了,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形式,是一个创新。刚才也提到了,2020年,故宫的这个600年的一个日子,故宫博物院方面,已经将凤凰卫视和凤凰网文化频道,列为直到2020年长期的一个宣传合作伙伴。那在未来的合作当中,您觉得我们还可以有怎么样更加创新的玩法,将故宫以及中国的传统文化,让它得到更好的宣传?

王鲁湘:这次大家都知道,也是为了纪念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故宫博物院有一个很重要的活动,在武英殿,叫“石渠宝笈”的特展。那么过去“石渠宝笈”的这些展出的作品,包括这一次最夺眼球的《清明上河图》,其实过去都展出过。比如《清明上河图》十年以前,80周年院庆的时候就展出过,但是门可罗雀,基本没有什么人来看。但是这一次你看到,已经30天的展出,天天都排长队,昨天已经是创记录,因为昨天要收展了,昨天很多的观众,排了13个小时,这个是根本在故宫的历史上没有过的。那这说明一个什么情况呢?说明两点,第一点,是我们中国人,特别是一般的普通老百姓,他的文化情怀,比起十年以前,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他们觉得看博物馆,看故宫,看我们古老的这些文化的宝贝,是一个中国人必有的一种文化情怀和修养。第二个呢,也说明我们故宫博物院,包括我们中国很多的一些博物馆,在推广自己的藏品,宣传中国文化上头,已经做了很多的一些新的尝试,尤其是在吸引年轻族群,通过这一个网络,通过把这一个古老的东西,在这个传播过程中间,把它的形象年轻化,把它的方式尽可能和现在的年轻人接近,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工作。因此,是这两方面的共同的一个努力,才造成了今天的故宫博物院的这样一个排长龙的现象,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高兴的一个现象。

凤凰文化:熟悉您的观众都知道,您除了是《文化大观园》十年以来的主持人,其实本人也是一个文化学者。那关于中国的这个传统文化,从20世纪开始,因为各种的历史的政治的原因,实际上我们处于几次反复。从全面打倒到后来的去其糟粕,再全面打倒,到后来全面反思,后来又开始弘扬传统文化。今天的主题,正好是古老的故宫和年轻的故宫。那么面对的古老的中华文明,年轻一代以及年轻一代以后更年轻的几代,面对这个古老,该采取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王鲁湘:我觉得所有的事物在历史上的发展,特别一些古老的事物在历史的存续中间,它往往会经历不同的关照。这个关照的主体,这种关照的方式和关照的眼光,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价值评判,它往往会受到时代的这样一种影响和限制。你比如说这个在100年以前,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自信的人,你想想,当时西洋人来到我们中国的时候,见到我们乾隆皇帝,那不是那么容易能见着的。而我们清朝的这些官员,包括我们的士大夫们,包括我们的普通百姓,对于自己的民族,对于自己的国家,对于文化的这种自信,那是可以说当时世界上最自信的。

但是随后,随着坚船利炮,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以后,随着我们开始打开国门,认识欧洲的这些全新的我们没有见过的东西的时候,我们一下几乎崩溃。这种崩溃,是整个心理的崩溃,文化的崩溃,价值体系的崩溃。这种崩溃带来的这一种影响,我们可以从正反两个方面去评价它。从正面的意义上看,就是我们开始放弃了夜郎自大,放弃了固步自封,真正的开始了虚心地去学习,确实别人比我们强的地方。然后的话,不好的地方就是,它让我们自暴自弃,这种自暴自弃的过程使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出现严重的偏差。把我们很多其实也是很优秀的东西,属于人类共有的一些智慧的东西,一些财富的东西,当成了糟粕,当成了垃圾,当成了阻碍自己进步的枷锁,然后予以打碎、抛弃、销毁。这个过程,一直到文革中间,都在延续,使得我们今天很多的文物的遗存,从此永远就消失了。

还有一点,在心理上头,造成了和过去古老的优秀传统的一个断裂。这种断裂也很可怕,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有的人说,我们今天的中国人,都不能叫做中国人了,因为你和中国过去的那个血脉,基本上完全断裂了,已经失去记忆了。因为一个人,他的定义是以文化定义的,比如说中国人,肯定是以中国文化来定义,美国人是以美国文化来定义,依此类推。那么你如果对你的文化,连记忆都没有了,那么我怎么定义你呢?我不能根据你的肤色和长相来定义你。所以这个很可怕,好在我们现在正在逐步的随着我们整个国力的提升,我们经济实力的这种提升,包括我们军事实力的提升,整个国家走到世界上以后,世界人看我们眼光的不同。我们逐渐从别人的眼光,也就是哲学上说的他者的眼光中间,开始读出某一种值得我们自信和自豪的东西。

我们过去一百年,也是从他者的眼光中间,读出了这种自卑的东西,现在我们逐渐逐渐从他者的眼光中间,读出了让我们感到自豪的东西。这样的话,我们看自己的时候,就跟过去有点不一样了。这个过程还在继续,我想其实只有更好地认识他人,才能反过来更好地认识自己。这一百年历史,其实就是个过程,是在一个通过认识他人比如说认识西方文明、认识欧洲、认识美国、认识这一些我们过去不知道的这些其他的文化,然后慢慢慢慢的我们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如果没有这种开放的眼光,如果我们不认识世界上的任何其他的一种文化,其实我们即使天天生活在自己文化中间,我们其实不认识自己的。那么这个过程,通过一个多向的这样一种多次的这种反复,黑格尔说的否定之否定,否定之否定,最后建立的是一个真正的理性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