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凤凰《清明上河图》艺术展演发布会全程

凤凰艺术

生活方式 >生活方式

澎湃新闻 作者:陈诗悦2015-09-21 08:51

提到纹身,最先进入你脑海的是什么

黑帮分子?畸形秀?毛利战士?还是酷炫潮人?都没错,可是你还知道吗,纹身这项乍听并不很主流的文化事实上已经有5000多年的历史,遍布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文明,而且正在成为现代社会的一股时尚潮流。正在法国巴黎盖布朗利博物馆展出的“纹身师与纹身”大展就将关注点聚焦这一人体绘图的方式,试图梳理纹身的漫长历史及人类学根源,也展现当代纹身艺术的价值与国际间交流。

最后一个纹身的卡林加女人/Jake Verzosa,2011

2010年法国民意调查所(IFOP)曾公布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每10个法国人中就有1人带有纹身,而这个比例在25至34的年龄段中要翻一倍。在美国,拥有纹身的人群在逐年递增,2012年美国哈里斯民意调查结果是25%。从上个世纪年代开始直到21世纪初,纹身的普及只能用狂热来形容。时尚、设计、广告以及媒体都在关注“纹身现象”,许多明星大腕也热衷于此道,甚至不少博物馆展览也已经将目光投诸这一行为。所有的这些可能都与以下事实有关:没有任何一种已知的文化不曾使用过纹身。

玛拉的肖像/Serie Maras,2006

经碳14测定,生活在公元前3000年前的冰川木乃伊Ötzi,他的身上有57处纹身。《时间机器》的作者赫伯特·乔治·威尔斯就曾说过,“任何时期,即使追溯到遥远的史前时代,都有人会自己在身上画上图案。”

胸前有身份标识的亚美尼亚女人,1919年© Underwood & Underwood/Corbis。上个世纪20年代,上千名亚美尼亚的妇女被押运至叙利亚,沦为奴隶或妓女。为了标记并防止她们逃跑,主人或是皮条客会在她们的脸上或手臂上纹身。

然而在这漫长的历史中,纹身在不同的族群、不同的时间段中经历了截然不同的命运。在欧洲它曾被视为社会隔离和边缘化个体的标志,受到排挤和压制。当时间来到15世纪的地理大发现时,欧洲的探险家们则在亚洲、大洋洲和美洲重新发现纹身,不过它们却成为了秘密的宗教部落化身、犯罪者的标记,甚至在大洋洲,纹身意为着某种声望。19世纪初,风向再变,纹身在欧洲似乎成为一种彰显自我的秘密语言和个人选择,它变成了蔑视大众、宣扬边缘化的标识,以另一种方式再次传播开来,入侵了城市的大街小巷、犯罪团伙、甚至是街头的表演艺术中。

Artoria马戏团夫人/Titine,2000

纹身伴随着边缘人群发展的隐秘状态在20世纪上半叶被完全打破,由于媒体的大肆曝光和包装,广告业和时尚圈都在从这些图像密码中汲取灵感。今天,那种唯信仰的、地域式的纹身方式正在消失——传统部落中,纹身已经失去了排他性的仪式感;城市社会和西方化的生活方式中,纹身的边缘身份也不再,它仅仅是一种普遍的人体装饰。

1966年海军在汉堡的短暂访问/Herbert Hoffmann正是为了向大众展现纹身这一古老文化和技艺在整个当代社会和美学范围的呈现,盖布朗利博物馆推出了这一关于纹身的展览。展览将共包括五个部分:从无处不在到被边缘,动态的艺术,大变革:传统纹身的新生,纹身在当下以及摄影小屋,既追寻纹身古老的、普遍存在各异的形式,也会呈现当代纹身的美学价值及其财富。

展览包括300多件历史物件与当代艺术品,涵盖摄影、版画、绘画、海报、短片、部落面具、书籍、衣物、纹身工具还有被保存的纹身的皮肤等形式。策展人、Outsider艺术杂志社的杂志“HAY”的编辑Anne和Julien表示,关于纹身,民族学和人类学的研究早有介入,而纹身在艺术领域的地位以及其在当代历史中的价值却仍有待挖掘,特别是随着新技术的产生和世界的大融合,当代纹身师之间的交流不断增多,优秀的纹身师、精美的作品和属于这个领域的艺术潮流,将是展览特别注重的部分。

因此展览有一个部分将特别致敬那些当代的先锋们,策展人选取了30位当今最有代表性的纹身师,包括法国纹身艺术家Tin-Tin,日本纹身艺术家Horiyoshi,波利尼西亚纹身艺术家Chime等等,邀请他们用传统工具或是电器设备,在帆布衣或是硅胶模型上创作。

女性身体纹身/Tin-Tin,采用展览特质的硅胶人体模型。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展览呈现的硅胶模型包括人体的腿、躯干和手臂上,其尺寸全都来自真实的人体。这一实验性的材料由一个专家特效工作室开发,并经过法国纹身师Tin-Tin的检验。展览中共有13组的模型,艺术家们的创作就像是他们日常在真实的人体皮肤上纹身一样。另外还将展示的有19件连身衣。纹身师将在一件特制的“衣服”上进行创作,意在表达他们对艺术的理解。

盖布朗利博物馆的纹身展将持续至10月18日,不过据馆方透露,展览的下一站将抵达新加坡。

其他部分展品:

这枚印章可以追溯到17至18世纪,属于耶路撒冷家族Razzouk。印章在蘸墨后可以印在皮肤上,之后再用针来刺这个图案。现在针已经由电动工具所取代。这些纹身图案被朝圣者、科普特人、叙利亚人、亚美尼亚人、阿比西尼亚人等纹在身上,作为他们曾到耶路撒冷朝圣的具体标志。图案的主题代表复活。

阿伊努女人/Charles H. Carpenter, 1904。在日本北部的阿伊努文化中,有且仅有女人会被纹身。女孩子会在非常小的年纪就在嘴唇边纹上图案,上嘴唇特别的会有一个小点,这是结婚前的必要习俗。随着年龄的增长,纹身的尺寸会不断变大。

19世纪晚期,欧洲的刑事学家对纹身颇感兴趣。许多学者相信欧洲文化中兴起的纹身代表了一系列令人忧虑的倾向:返祖、犯罪或是退化堕落。法国的犯罪学家、现代法医学创始人亚历山大·拉卡萨涅就相信通过看纹身可以理解犯罪者的心理。他整理编目了上千幅照片,1881年出版了《人类学与法医学纹身》。上面的这组照片就来自他们家族的收藏,由他的儿子让·拉卡萨涅医生1920至1940年间摄于里昂警署。

传统日本纹身/Martin Hladik

Yantra泰拳拳击手/Cedric Arn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