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评论

记者:您对沈勤的作品的印象如何?

徐乐乐:沈勤是一个非常纯粹的画家,而且是充满情感的一个人!沈勤的作品中的情感非常饱满,哪怕只是在画面上做一些淡淡的效果,都可以表现出非常强烈的情感,我们都戏称他的作品中有“恶”气。这是我对他早期作品的印象,后来他结婚生孩子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内心深处阳光的一面也慢慢的表现出来了,现在画面中“恶”的一面开始减少了,但这并不妨碍他作品中情感的饱和,他早期的作品会出现一些和个人生活有关的作品,例如画朋友打牌,画面中还会把自己的形象放进去,这一时期的作品非常的生活化,充满细腻的情感,他喜欢去旅行,去青海、西藏等地方,他会很直接的把对人的情感表达在画面上。

有很多艺术家在表面上学习国外的作品或者大师的作品学得很像,可是在情感上做不到强烈,在精神上是空洞的。

记者:您怎么看待沈勤在90年代以后逐步淡出画坛的,也没有涉足艺术市场的做法?

徐乐乐:沈勤根本不会推销自己,他宁愿默默的创作。如果有人去看他的画,他是很高兴的,可是要让他对着别人推销自己的作品,就算对方是个腕,对他来说也就像个陌生人一样。纯粹是好事,但我们也可以说他没有推销自己的能力。

记者:您最欣赏他哪一个系列的作品?

徐乐乐:游泳池系列,静物,西藏风景、建筑,公路,人物群像,基本上他的画我都喜欢,比如青花瓷系列,我看过很多人画青花瓷,但做到像沈勤画面中那种细腻和尖锐的效果的很少。我们议论过:有些人画裸体都不性感,但沈勤哪怕画一个孤零零的树,或者一块石头也很暧昧、隐晦,甚至色情。还是那句话,他的情感强烈饱和,这是作为一个纯粹艺术家的首要条件。同时他还有创造艺术形式的能力,这是上帝给他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