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凤凰艺术独家编译2015-05-08 16:44

4

琳娜·瑟兰德作品

编者按:以下文字是外媒“ArtReview”给在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不同国家馆展出的艺术家以及策展人发出了一份调查问卷,在双年展开幕式的准备阶段公布他们的回复。以下问卷是针对代表瑞典参展的艺术家琳娜·瑟兰德发出提问的。展馆设在Arsenale展区。

可以告诉我们您这次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计划吗?

我的展览被命名为:“挖掘影像:铭刻,阴暗幽灵与思想。”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当代艺术馆的丹尼尔·伯恩鲍姆(音)与安-苏菲·诺林邀请我参加这次展览。蕾娜·伊斯林是这次展览的馆长。他们邀请我带新老作品来参展,所以这次我带来的作品从2011年到2015年的都有。这些都是独立的作品,当然了我的想法是将它们用一种元蒙太奇的手法来呈现,这种手法与每幅作品都很合衬,至少,因为这里有参考,有主题,甚至有作品都是有共同之处的。

所有作品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与图像的状态有关,正与各种表现方式,记忆,物体,刻印或浮雕,或是我们自身与图像的关系一样。它们检验了历史事件的官方呈现方式,也检验了呈现这些事件的视觉语言与机器,强调了从很多方面来看,历史就是记录仪器与记录技术的历史。与此同时,这些作品也展示了现代性的欲望与失败的关联,比如说,通过切尔诺贝利与福岛的灾难与自然影像的并置,使之与图像,地理与席位进程的相互呼应来创造意义的新的沉淀。

这次展览我也会参加一个公开的对话访谈节目,参与的嘉宾有奥斯卡·曼吉欧尼,吉姆·韦斯特,雷蒙·贝娄会带来关于我一幅作品的文章。

你对待这次展览的方式和你对待其他“普通”展览的方式有什么不同吗?

最大的不同是这次展览规模更大,参观者人数更多,安装展品的时候也会有更多的规则条款,比如说,不能破坏阿森纳展区的墙壁和天花板。我希望能会采用与这里的砖墙相匹配的背景幕布。也会有很多提前的计划工作,物流工作,这比我以前参加的展览工作量都要大。

“代表”你们国家是什么意思?你认为这样的说法令你感到荣幸还是带来很多问题?

这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常规形式,并不会为我带来很多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这就另说了。当然,我很荣幸能来这里。

对于来威尼斯不同的参观者,他们当中有众多与你同行的艺术家,有开画廊的人,还有批评家。他们在开幕周上聚集在一起,同时在举办展览的这几个月也会有很多普通民众,你是如何对待他们的呢?

我觉得我对待他们的方式没有什么不同,当然在艺术界中,与人们进行社交的方式及专业的方式会有不同。我希望能够呈现一次慷慨的展览,能够邀请任何有兴趣的人们来观看展览,进行反思。别人告诉我这次展览上每人在每幅画前停留的时间约为两分钟,我希望他们能多停留一会儿,两分钟的观赏时间真是个挑战!

关于双年展,你最早的记忆,最珍贵的记忆是什么呢?

是汉斯·哈克摆放他的作品“赫马尼亚”时把展馆的地板弄坏了。

你肯定会很忙吧,你还会期待看到其他艺术家吗?

我想看到琼·乔纳斯,对于我而言她一直都在给我启发与灵感。我现在并不太了解还有哪些参展的艺术家,当然了,我会去参观展览。我也期待能够看到奥奎·恩维佐的展览。

能够在威尼斯展馆展出作品,这会对你们国家的艺术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我认为,媒体的关注度会上升,或许大众的兴趣也会有所提升。瑞典电视台正在制作一部纪录片,很多开画廊的人会想合作参与其中。

(编译:尚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