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独家

凤凰艺术 作者:凤凰艺术独家编译2015-05-08 16:33

威尼斯双年展

编者按:以下文字是外媒“ArtReview”给在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不同国家馆展出的艺术家以及策展人发出了一份调查问卷,在双年展开幕式的准备阶段公布他们的回复。以下问卷是针对安哥拉国家馆策展人和艺术家发出提问的。

安东尼奥·欧莱将与艺术家比内尔德·胡塞恩(Binelde Hyrcan)、德里奥·加斯瑟( Délio Jasse)、弗朗西斯科·维达(Francisco Vidal)、内罗·特易谢拉( Nelo Teixeira)共同参加双年展,同时,他也是安哥拉国家馆的策展人。安哥拉馆位于威尼斯音乐学院,圣马可2810号。

您能告诉我们您的威尼斯展览计划是什么吗?

我们对双年展的策略是基于两代人之间的对话的。作为五位艺术家之中的策展人以及年长者,我感觉到我们在许多方面有共通之处:多学科的、美学以及安哥拉当代艺术的复兴精神。

关于如何使这次成为一次“正常”的展览,您是打算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对待它吗?

我不认为威尼斯双年展是一场寻常的展览,所以面对这样的情形,我们必须怀抱雄心、具备专业精神,并且考虑到安哥拉在上次双年展中斩获金狮这一事实带来的某种更大的责任感。

“代表”您的地区意味着什么呢?这是一份荣耀还是您认为它困难重重?

安哥拉国家馆的存在当然意味着我们正代表了自己的国家,而且我们并不是每天都有这样的机会。它当然也是存在问题的,因为我们正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它以一种“经济原教旨主义”为基础,使得我们在威尼斯很难找到资源来支持自己国家的存在。

您是如何看待来到威尼斯的不同观众的——聚集在开幕式的艺术家同行,画廊主,策展人和评论家们以及在接下来几个月内到达的公众?

我的想法是,我不太喜欢区分观众。公众,画廊主,策展人以及评论家将会以不同的分析或实用角度来看待这次展览。

您对双年展最早或最好的记忆是什么?

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了。在2003年第50届的双年展上——展会主题为“观看者独裁”,由弗朗西斯科·博纳米(Francesco Bonami)策展,我也参与了卡洛斯·巴苏阿尔多(Carlos Basualdo)策划的“生存结构”副展区的展览,并住在了Arsenale。当时

很辛苦,但给了我很刺激的回忆。第50届双年展上,我被阿尔弗雷多·贾阿尔(Alfredo Jaar)的装置艺术深深震撼了。

您无疑会很忙碌,但您有没有期待看见其他的东西?

目前还很难以说清楚,但我确信将会有机会逛逛Giardini, Arsenale以及威尼斯其他的展览地点,然后再一次被震撼。

在威尼斯的展览是如何影响贵国艺术圈的?

安哥拉参与的文化活动通常来说都会对我们的艺术圈产生影响。

(编译:尚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