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相关阅读:

“第三届三亚艺术季暨第二届华宇青年奖”华丽揭晓

付晓东:艺术的年轻与否跟年龄无关

孙冬冬:非物质化艺术家应获得更多的展览机会

李峰:艺术展览应面向社会现状而非歌功颂德

戴卓群:目前国内缺乏不趋时流的高质量艺术奖

2014年“第三届三亚艺术季暨第二届华宇青年奖”的颁奖典礼已经结束,展览还将持续至2015年3月20日。然而在评审过程中,专业的评委阵容,50位入围艺术家100件艺术作品所展现出的多元视角,依然还在“凤凰艺术”星人的脑海中反复循环。“凤凰艺术”不仅对5位审评委(皮力、田霏宇、徐累、张培力、吕胜中)做了专访,还对参与海选的6位初选评委(鲍栋、付晓东、戴卓群、康学儒、李峰、孙冬冬)也一一进行了访问。通过他们的慧眼,我们将看到更多的优秀青年艺术家和好作品,以下为您推出初选评审、策展人鲍栋的对话实录。

鲍栋

(图注1:2014三亚艺术季“华宇青年奖”的初选评审鲍栋)

凤凰艺术:鲍栋,你好!作为今年“华宇青年奖”的初选评委,首先很想听你谈一下这次初选评审的过程。听说在这次评选中首创了评委否决票这一机制,是吗?

鲍栋:首先我不能确定“否决票”是不是真的使用了,开始我们建议主办方采用这个方式来解决,但也有可能会产生僵局。因为最后是由5个终审评委,每个评委选出两个人进入最后的终审讨论,有可能每个人选出的结果都不交叉,产生了10个最后进入终评的这个情况,那么怎么协商呢?

可能不是每个人都会同时喜欢一个人,或者说不是大多数人同时喜欢一件作品,却很可能会有大多数人都很讨厌一个作品。 当然这是一种民主的执行方式,它不仅要表达你喜欢什么,还要表达你反对什么。

(为方便您的阅读,下文中“凤凰艺术”简称为“Q”,鲍栋简称为“A”)

Q:之前采访的几位初评评委好象没有很仔细介绍这次评选的流程,所以很想听你谈谈,好吗?

A:终审的过程我并不知道,我没有参与这个过程,就我所参与的初评的过程是这样的:我们每个人先收到了大概200个提名资料。然后从这个接近200个资料中选出来接近50个,也有可能多一点。最后根据这个综合投票名单,有得5票的,有得6票的。我们6个进行初评后,5票、4票也过了,最后正好是3票,包括3票以上的正好是50个人。没有任何的复选,得出的是非常干脆的一个结果。

Q:昨天的2014“华宇青年奖”得奖结果宣布后,你觉得跟你开始预料的有什么差距吗?

A:刚开始我们没有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觉得最后这50个入围者或者说100件入围作品,都已经是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并且都是有一定认知度的艺术家了。在这个年龄段上,我觉得也并不意外,是非常正常的一个结果。

而且昨天评审主席皮力已经把一些规则、倾向性以及要排除什么东西说得非常清楚了。我觉得在他的表述下,最后一个获奖的不管是大奖还是评委奖,都让人觉得是遵守规则的结果。我觉得这就是“华宇青年奖”的特点。

Q:你策划过不少很有影响力的青年艺术家展,一直以来也非常关注80、90后的这些艺术家。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待这一代年轻艺术家群体的生存状态、知识结构、学术背景、创作状态及艺术风格等?

A:我也没有刻意的去关注,因为本身年纪接近,自然就会更熟悉。 更熟悉就会对他们的创作生态情况了解更深入、更贴近嘛,然后加上别的工作原因,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好象我专门关注这些人,实际上只是因为年纪接近。

首先我不认为他们这代人有一个整体的艺术风格、艺术观念。我觉得艺术观念已经下放到每一个人身上去了,每个人都不一样。再加上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我们把它定义为80后、90后、70后,这些概念有时候忽视了他们在艺术上更复杂的特性。比如说每个艺术家有不同的传统。可能国美(中国美术学院)有新媒体的传统,有张培力这些老师的影响,自然就不一样。可能川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更多,央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包括雕塑系的学生更多。这个大家都知道,但不能说每个艺术家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有自己的小传统。

再加上,其实中国社会是不断分化的,连艺术家之间也是分阶层的。比如有的艺术家作品更加草根化,用今天的词,更加屌丝化。有些艺术家,可能就非常的国际范,甚至高中就去国外读书了,完全是不一样的。年轻人内部的差异比年龄的差异更大,我不觉得有一个整体的。当然了,他们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有那么多青年的奖项、关注他们的画廊、收藏他们的收藏家很多。如今各种条件比前面几代要好,同时也是压力。比如你问一个美院学生,他们也存在着焦虑。他们现在有找工作的焦虑,如果不尽快让今天这种画廊市场的系统接纳,成为一个职业艺术家,成为可以靠艺术养活自己的人,他们面对的压力可能比前面几代人更大。所以,这既是一种很好的条件,同时也是一种压力,是双重的。

华宇青年奖海报潮汐间

(图注2:2014年“华宇青年奖”主题宣传海报“潮汐间”)

Q:你怎么理解今年“三亚艺术季暨华宇青年奖”的主题“潮汐间”?在展览的官方资料里强调关注的“先锋性”又是指什么?

A:“潮汐”,我是这么理解的,这个词和“华宇青年奖”关注年轻艺术家的定位有关。

“潮”和“汐”是海洋学的一个术语,在最高的潮和最低的潮之间的地带,不断有冲刷,但永远又不会淹着水,那个地方是一个独特的生态环境。生活在此的生物、植被,它不通陆地也不通海洋,是一个交汇处,这个地方就很像年轻艺术家他们的状态。

他们还没有完全变成职业的年轻艺术家,同时他们又在往这方向走。更确切的说一波一波之后谁也不知道到底会留下来谁,这样是一个不断循环往复的事情。

另一方面“潮汐间”又呈现出一种时间的紧迫感。所以我觉得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正是“华宇青年奖”所要做的事情,像是不断的对未知性、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关注。说到华宇奖所关注的“先锋性”,从这个点理解是可以的。但我觉得“先锋性”的定义是各式各样的,并不是作品多么的具有批判性才叫先锋性。保持一种感性状态的敏感,其实也是一种“先锋性”。“先锋性”这个词几乎被定义为社会批判意义上的先锋了,实际它可能是对未知的一种不断去开放、接纳的态度。

这次评奖以及展览的情况,基本上是把国内还没有被被画廊定义的、有活力的、年轻的、艺术家的整体状况呈现出来了。

评委会全场大奖获得者胡为一

(图注3:2014“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全场大奖”获得者艺术家胡为一)

Q:你能不能谈谈对今年“华宇青年奖”获奖者的看法?

A胡为一……虽然在艺术圈已经很多年了,但我今年才看过他的作品。他虽然刚毕业,但因为他父亲一直在当代艺术圈里面,所以他进入圈子应该算是出道很早了,他对作品的把握非常到位。他从各方面的基础、观念上都能够深入的自圆其说。但这次展览展出的作品,我不觉得是他最好的作品。我觉得他的《低级景观》,从一个箱子不断机械的转化,通过镜头切换,然后产生临时的、机械的投影,那件作品更能体现出他的实力。

胡为一作品 我静静地等待光从身体穿过,摄影,2014年

(图注4:胡为一的获奖作品《我静静地等待光从身体穿过》局部)

艺术家吴超

(图注5:“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获得者艺术家吴超)

吴超的作品《美美唤醒》,植物人唤醒项目,2014年

(图注6:《美美唤醒》,植物人唤醒项目,2014年,尺寸不定)

吴超作品

(图注7:《发生》,多屏动画装置,2013)

吴超的作品给我印象很深,她的作品现场我还没有来得及去看。吴超在这个年龄段中很典型,她留学回来一直在做这类作品,也没有那么快进入主流的艺术界,比如说艺术市场也好,或者说各式各样的艺术圈子。这也正好体现出“华宇青年奖”的评奖是非常严肃的,是一个以学术为指向的评奖活动。

“评委选择奖”中让我有点意外的是,吕胜中老师提名了上海的艺术家“阿角”(徐文恺)。吕胜中一直在北京,创作的都是民间艺术,他从民间艺术走向当代艺术。我觉得他挺不错的,说明他一直在保持一个开放态度,不断去了解他不了解的东西。这次的选择,也许他自己也会觉得挺意外的。

老张(张培力)一直带有一种批判色彩。他在生活中是这样的,他自己微信上转的是那种经常背风的东西,但他的作品里表现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政治态度,他可能用这个评委奖的选择结果(获奖者为关尚智)表达他对这个层面的态度。他在颁奖典礼上也讲了,好多艺术家都是他的学生,他得避嫌。他能坚持这个原则挺好,我觉得这个规则很好。

Q:如果让你选一个艺术家,你会选谁呢?

A:我会选林科,但是林科前几天刚获了一个奖。第二个选谁我还没想好呢,如果要我提,我要推荐一个最后进入提名奖的是林科。老张还说,他们评奖的时候,林科是5票基本过了,根本没有争议。

艺术家林科

(图注5:青年艺术家林科)

林科鲁滨逊漂流记

(图注6:林科的作品)

反正我是选林科,因为他既有前面说的艺术生态的这个情况。青年艺术家选择影像,影像是他们最擅长的,另一方面这也是比较草根和屌丝化的,林科是两者都有,而且他做的非常熟练。他没有刻意去强调自己的社会状态,他并不矫情。有时候屌丝化很容易矫情,刻意的去做的低调,刻意的做技术。林科很自然,他把高深的新媒体一下子变的特别轻松、享乐主义,他就是在这种生活状态之中。

欲了解更多关于华宇青年奖请登录凤凰艺术官方网站首页:http://art.ifeng.com/

或登录专题地址:http://art.ifeng.com/sanya/index.html

(凤凰艺术 Gege、张腾文、卢王飞 海南三亚报道 责编S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