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资讯

东方葵:许江艺术展

东方葵:许江艺术展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将于2014年9月28日至11月15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展出。此次展览是许江近十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共展出“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近五十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件,以及首次在国内展出的大型雕塑作品《共生会否可能?》,可以说是许江继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路德维希博物馆巡回展出归来后的又一次大规模展示。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还展出了许江为此专门创作的大型主题油画《东方葵》系列,呈现出许江在绘画道路上的最新探索。

许江的“东方葵”作为文化隐喻,表达了艺术家对社会、个人深沉的人文关怀。“凤凰艺术”独家对话了本次展览的策展人高士明,和大家分享策展人对这次展览的感触。

凤凰艺术:您作为这次“东方葵:许江艺术展”的策展人,能谈一下你对许江作品的整体感受吗?

高士明:我想许江老师的这个葵,我会把他称作命运的礼物。在十一年前,我们当时在土耳其的小亚细亚高原上面当时邂逅的一片葵园。这片葵园,当时我们其实都看到了,我也觉得挺棒,但是不像他那样有点被触动到灵魂。从那之后,又大约待了半年,他关于葵的作品慢慢出现,我们才意识到,原来他在那边有了真正的收获。

但是没想到他一做就做了十年,这十年以来,他画的葵在我看来其实是格物致知的思想在的。这个格物为的是自知,为的是以物格我,也就是说他画的这个葵园实际上他画的是他自己,画的是他这一代人,画的是他的生命的经验,他的命运!所以说有的观者看到他的画会觉得很苦,非常的有强度。现在很少画家的作品会有这样的强度,这一点其实是很多画家意识不到的。

(为了方便阅读以下文字:“凤凰艺术”简称为Q,“高士明”简称为A。)

Q:您能详细谈一下您刚才提到的这种绘画的深度和强度吗?

A:那么,我们看到许江的这个葵,不是那种一支一支的葵,他是一群,是群葵。甚至我说许江不是一个风景画家,我觉得他画的不是风景而是大地。这个是很大的差异,大地在许江的系统中,或者说在我们艺术圈的系统之中大地,是一个存在主义的话题。

他画的是群葵,一片片的葵,原野上的葵,跟大地融注为一体的葵。但是,虽然它是一群,但他同时又是一株一株的,都是分立的。他呈现出来的不是说一个人个体的惆怅,实际上是时代的感伤,同时是群体中的孤独。就这是,因为我也算非常了解的他的这个创作,我从他的创作里面其实一再地能体会的到的东西。

有一些他的同龄人,对他的作品非常有共鸣,像诗人余坚,今年上半年到他画室,他一进这个,一看到他的画面,尤其是最近新画的东方葵系列他首先提到的是声音,一种画面中的声音,余坚写了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的第一句话就是谈许江画面中充斥着的那个嚎叫,那个冲突,那个斗争的声音。他的同龄人一下就感觉到了他作品中打动人心的地方。

所以说这里我其实真正想说的是绘画是个有深度的东西,绘画是个有强度的东西。所以说在许江的绘画来说,我觉得给我们这个时代,给中国的艺术界很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说他体现出了绘画的强度和深度。

Q:您认为许江的作品在当今的时代下能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

A:我常常再说,许院长其实不能被归类为一个爱好灰调子的画家。因为,特别多的油画家都追求所谓的高级灰,但实际上在许江的画面上,我们看到的不是高级灰,而是一种黑白幻想。

仔细体会可以发现,许江画面里面的形式元素,他的笔触,他的色彩在相互的斗争,他的画里面有搏斗,例如他这次东方葵作品中的“狂飙”,就看到画面中的搏斗。他的整个画面就像一个一个战场,而且是搏斗之后非常狼藉的战场。通过这个画面,你能够想象到这个画家是怎么作画的,他产生了一种强度,产生一种向上的力量,这个向上的力量是一种引导心灵向上的力量。

他的作品涉及到他这一代人的精神特质,这一代人的情义结,以及他的精神特质。在我看来这都是来自葵的隐喻,我们常1950年代出生的这一代人称作向阳花开的一代,葵应该说是对他们这一代人的一个最佳的隐喻。

向阳花开的一代,在新中国出生的,在文革中长大。在新时期受教育的时候又面对了一个开放的过程。所以,这一代人的经验非常的可贵,我相信很多年后大家会考察这一代人的精神史。

这一代人的精神史是非常值得去关注的,而许江作为一个画家,他用他的画笔通过葵园这样一个主题,画了十年。实际上他是在试图去自我追问,自我发觉,去构造出这一代人的精神图谱。

Q:我还有一个小问题,是有关现在艺术教育的问题。许江老师是中国美术学院的院长,而您也是从事学校教育的,一直在带研究生博士生,可以说是主导中国未来艺术发展的中坚的力量。能谈谈您对如何开发学生主观能动性和树立正确的艺术态度的见解吗?

A:对这个问题,我的思考是艺术和教育问题是合一的。就是说,艺术不是一个职业,如何教出艺术家不是这么简单直接,否则就成了职业培训了。艺术问题就是教育问题,教育问题就是艺术问题,因为他们共同面对的是,如何打开我们的心灵,建构我们的经验,然后重新焕发出我们的感受力和想象力,所以这是艺术和教育合一的任务。

我在中国美院读书的时候,我的三个恩师对我的教育总结起来就是四个字,就是取法乎上,所以这是一个引导心灵向上的空间,这其实是学院教育真正的内涵,引导心灵向上,引导心灵转向,这些是最根本的内涵。

真正艺术要焕发出来的那种关切,其实是不可教的地这个东西,我常常在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但是艺术就是无缘无故的爱,如果你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那么,这个怎么教都教不出来,所以说,在这里核心是学院是一个学的空间,而不仅仅是教的空间,这是核心。

艺术也不是说你占有一种特别的知识,特别的技艺,能够传授或者怎么样,更多的是去引导每一个学生去发现,去激发他,让他能够打开,让他能够真正的成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