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河图》:一画千载 两世繁华

凤凰艺术

投资收藏 >行情

艺术市场 作者:李红娟2012-03-13 17:07

编者按:2011年,是艺术品市场处于巅峰又面临尴尬的一年,频频创新的亿元纪录让市场振奋的同时,遭受流拍命运的书画市场又给其有力的回击,这一喜一悲之间的落差,给2012年的春拍带来的不仅仅是悬念,更多的困惑是:2012年,艺术品市场何去何从?如何从危机中寻找机遇?

有人形容,2011年的艺术品市场犹如过山车般,市场人士的信心也随着这一曲线从充满自信到审慎观望转化,2011年初到2012年,用“信心高涨到年底人人自危”形容实不为过。2012 年参与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的艺术市场信心度调查统计,参与者中仅有20.11% 认为近期艺术品市场会上涨,这一比例在2011 年二季度曾高达82.93%,在2011 年四季度减少到56.13%。很显然,除了资金,市场更多的是需要信心的注入,而信心的获得需要对2012年艺术品市场整体脉络分析调研,以此来判断2012年拍卖市场的趋势。

调研一 2012海内外市场环境

还能记得2011年春拍的欢歌笑舞犹在,秋拍却面临了市场给予的打击,作为拍卖行首当其冲,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当时对这一形势极为敏锐,他认为市场最为担心的是目前比较充裕的流动性是否能够持续,美国是否会继续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其决定因素,中国上半年企业贷款额度已经用尽,目前很多资金链中断,如果没有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那意味着中国资金流动趋紧。如果美国要出台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为避免人民币升值,中国势必受到美国影响相继打开印钞机,中国印钞后流通在市场中的资金就比较充裕了。根据此前经验,美国第一轮、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已相继推出,但世界经济并未因此有大幅扭转,反而现在欧债又出问题,美国失业率仍旧居高不下,这些问题在当时对秋拍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从2012年秋拍的结果可见一斑。

其实早在2010 年底政府开始实施银根紧缩政策,这一效应因为还有个酝酿的阶段,所以在2011 年上半年对艺术品行业没有产生影响,但在下半年这种效应立刻被放大,直接拖累艺术品市场以及市场人士的信心。进入2011 年下半年,央行继续紧缩政策,整个社会和金融市场明显感觉到流动性的紧张。企业层面融资环境恶化,而股票等市场因为流动性紧张而出现加速下跌。政府当时对房地产调控加剧,房地产市场呈现量价齐跌的态势。内忧外患直接作用于下半年中国艺术品秋拍市场,买家观望情绪骤起,金融资本暂时减缓大举迈进的步伐,拍卖公司和委托方惯性的高预期没能得到市场热烈响应,虽然很多公司在拍卖前对估计进行了调整,但还是没能制止这种情势的蔓延。

2011 年宏观经济环境对艺术品市场带来的巨大影响让更多的市场人士开始关注2012 年的经济形势。市场人士还是对其持悲观态度,由于房地产和汽车等下游需求较弱,2012 年经济总体运行水平将低于2011 年。2012 年一季度可能是经济下滑最快的时候。首先,海外市场,一季度是欧债危机最严重的时期,中国的出口增速可能呈现前低后高的特点。其次,目前政府对房地产调控没有任何放松迹象,房地产投资也可能会出现前低后高的现象。基于此,2012 年经济并不乐观。然而也不排除有其他的变化,虽然从趋势看会呈现一季度下滑,但如果在一季度下滑到底部,二季度力争企稳,三季度和四季度适度恢复,这种曲线变化有着明显的趋势。其一,对于和艺术品市场息息相关的资金流动性在2012 年或将逐步宽松。2011 年12 月初,准备金已经开始下调,预计2012 年继续下调的可能性极大,而市场流动性会借此获得喘息的机会。其二,2011 年信贷的紧缩是导致企业和实体经济流动性紧张的核心因素。尽管2012 年信贷恐难以大幅扩张,但估计仍将有8万亿元规模,对企业而言融资环境将会慢慢好转。综合而言,2012 年市场流动性将会好转,但力度有限,不论股票、房地产,还是艺术品市场依然面临流动性的压力。

调研二 市场人士对2012众说纷纭

当市场趋势还处于不明朗的形势下,2012年春拍甚或说2012年整体走向到底会何去何从,这一问题一直困扰着投资者,该出手还是谨慎观望?记者分析有三方面可供投资者借鉴:第一方面,利好因素。2011年秋季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惨淡直接影响到2012年的春拍,2011秋拍惯性的高预期和高估价与经济调整期买家购买行为的矛盾愈发明显,这种矛盾在2012年拍卖行春拍的征集上就会尽量避免,征集时在估价上更会合理和谨慎,在拍品的质量上比以往更为严格把关,当市场整体上涨信心占上风时,调整时期反而是入手购藏的好时机,这个时间段必然会有hold不住的藏家抛货,其中不乏大量精品面世,这时期的价格会远远低于2011年春拍同等作品的价格。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的艺术市场信心度调查参与者中,认为当前适合购买艺术品的比例由2011 年47% 到48% 上升到当前67.82%。这印证了人们对长期艺术品市场走势持乐观态度,短期市场调整反而是行家入市、藏家入手好时机,曾一度被雄厚投资资金迫出市场的老买家更为关注市场调整时期入藏性价比高的艺术品的可能性。

第二方面,利空因素。2012上半年艺术品市场依然延续秋拍的冷寂,春拍市场难以出现转折,拍卖市场将在相对低迷的状态下运行。尤其是风险系数较高的拍场新人、保值、投资功能偏弱的广大中档作品,依然会处于流拍的命运。加上国际国内大环境导致资金链断裂,艺术品市场依然面临流动性的压力,那些通过银行或者其他融资渠道,中途入场,妄图短期投资渔利的投资者,势必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2012年春拍相较于2011年春拍将出现负增长形势。这一观点的代表人物为银通拍卖掌舵人陈俊明,他悲观预测,2012年上半年艺术品市场还要再跌3成左右。而这种结论的出现在于国人的心态,其一是跟风,不论是房地产行业、股票还是艺术品行业,一直是买涨不买跌,上涨的时候跟风,下跌的时候抛售,这直接导致淘汰一大批拍卖行和投机者。其二是惜售,当市场缺少信心的时候,藏家通常都采取惜售来以不变应万变,导致市场上的货源减少,在此基础上,书画行家邝根明认为,书画行家在近几年的市场中大多赚得盆满钵满,这时候很难拿钱再买货,基金也因为没有好的拍品现身,开始畏手畏脚,处于停滞状态,这些都可能导致2012年年初的行情会更差。

第三方面,中庸之道。更多的市场人士认为,2012 年将持续一个谨慎平稳的交易环境,从2008年后半年至今艺术品市场的高速发展积累起来的对高估价的攀比心理以及对艺术品价格连续递增的期望,都将在市场现实中得到调整,这是必然的趋势。拍卖过程中涌现的假拍问题、迟付和拒付的问题也会迫使买卖双方乃至作为中介的拍卖行寻找新对策并制定新规则。诚信和理性在艺术品市场中的作用和功能也会日渐引起从业者的关注。2011秋拍市场的转折,消极和积极因素同在。

记者以为,2012年市场,金字塔顶端的艺术品价格并不会大幅回落,好东西价格依然不菲;低端作品因为价格基数本来就低,受到的冲击并不会很大。受到打击最大的集中在中间段的艺术品,这部分艺术品目前的价格已经被远远透支了,其回落或者调整是势在必行,中小行家在这个阶段会经历淘汰或者转型的过程,而大藏家左右市场的局面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调研三 2012谁最具有救市条件

无论书画在2011年流拍的数量多么触目惊心,在国内乃至全球范围成交趋势下滑多么明显,其成交率又是如何创新低,但其龙头老大的威名还赫然在列:据世界著名艺术市场信息公司Artprice近日公布的信息,齐白石《松柏高立图》以5720万美元高价名列“2011年全球艺术品最贵艺术品TOP10”之冠;王蒙《稚川移居图》以5530万美元屈居其后;3667万美元的徐悲鸿《九州无事乐耕耘》名列第六。占据艺术品市场主流地位的中国书画被公认是2012年“救市”良方。

不能否认,无论2012年市场会如何发展,中国书画的行情仍然具有强大的惯性,且是各个拍卖门类中的主导性板块,尤其是近现代书画依然会成为拍卖领域中最大的交易门类,差别仅在于不同的流派和不同的艺术家将陆续呈现新的成交纪录。

虽然2012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还未及谈论“救市”,然而毫无疑问,要使其再度亢奋起来,还是需要中国书画,而近现代书画更具“救市”条件。在此记者根据多位行家和藏家的建议,对其近现代书画名家大致罗列分类,这些分类会随着拍品的成交随时更换次序。

一线艺术家: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傅抱石、徐悲鸿、黄宾虹、潘天寿、黄胄、陆俨少、林风眠,作为排名前十的艺术家,他们的艺术成就和艺术风格已被认可,其中已有五位进入亿元俱乐部,这些艺术家的精品出现,无论价格多少,有雄厚资金的藏家或者基金还是要把握住机遇,精品总是可遇而不可求,且会在市场上越来越少。

二线艺术家:李苦禅、石鲁、吴冠中、赵望云、刘海粟、钱松嵒、关山月、溥心畬、蒋兆和、周思聪等,比起一线,这批艺术家的价格还相差甚远,未来10年,二线画家中极有可能有人跻身于一线画家,特别是那些作品存世量少的,如李苦禅、石鲁、赵望云等人。在这批人中,吴冠中的作品迈入亿元也是指日可待,从2011年秋拍已有端倪。

准二线艺术家:高剑父、高奇峰、赵少昂、程十发、黎雄才、王雪涛等,这是艺术品市场中的少见的真空地带,尤其是岭南画派,相比较其他,其价格潜力优势极为明显,尤其在2011年秋拍,当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大多流拍时,岭南画派异军突起,无论在北方还是南方,以致有行家用“南北通吃的硬通货”来形容。记者特别推荐“岭南画派”的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这两位艺术家在市场上本该有不俗的表现,然而由于历史与地域的因素,在以往的拍卖中,他们的作品并没有得到市场的“厚爱”,记者认为他们作品的价位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与其倾家荡产买一线艺术家的一般作品,还不如多买几幅他们的代表作和大幅精品作为投资的重点,他们的作品同样属于不可再生资源,这些准二线艺术家的艺术水准不见得低于其他两个级别的艺术家,只是其缺乏宣传手段或者挖掘的方式有时间先后而已。